耳朵里的革命:入耳式人工智慧即将来袭

耳朵里的革命:入耳式人工智慧即将来袭
猎云网 2016-03-17 11:08
耳朵里的革命:入耳式人工智慧即将来袭
“我多希望可以轻轻地抚摸你,”西奥多躺在床上说道。沉默。直到她试探性地发问纔打破了沉寂,“你知道这不可能,对不对?”
这是电影《她》中的一个人机相隔的痛苦桥段。西奥多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内建在耳朵了那个人工智慧——她。科幻?也许并不是。根据我採访的多位专家所述,这样的人工智慧离我们不远了——能把科幻变为现实的无线耳塞式耳机即将上市。
但是在真正把人工智慧的“她”放到我们耳朵里之前,我们还依然有不少文化、人体工程学以及技术设计问题需要解决。
耳朵里的革命:入耳式人工智慧即将来袭
入耳式语音控制
这是一个全新的产品分类:入耳式的助理,它可以听到你的指令也可以窃窃私语般在你耳边迴应。这样的耳机助理可以把苹果的Siri或者亚马逊的Alexa直接放到你的鼓膜附近。如此神奇的技术据行业内的专家表示几年之内就有望实现。想象一下在你耳朵里放一个这样的个人助理,帮你做会议记录、倾听你的烦恼甚至还帮你推荐精神治疗等等,多幺令人激动!
儘管这种内建在耳朵里的独立、无线扬声器和耳机听上去充满了科幻味道,但是市场上其实已经可以见到此类产品。有了亚马逊的Echo,人们跟家庭装置对话;藉助于入耳式技术,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形影不离的个人助理。
耳朵里的革命:入耳式人工智慧即将来袭
比亲密更亲密,只是物件是谁呢?
Mark Rolston,前Frog技术长与Argodesign创始人认为,入耳式个人助理这种私密性互动方式将改变人类与AI之间的关係。你很可能在更多隐祕问题上向耳朵里的这位助理求助。
同时,你的耳边总有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声音在叮嘱会很容易会让人们对这个语音功能产生与实际不相符的期望,这也是设计人员面临的一大难题。比如Siri,AI能为我们做的与我们期望AI为我们做的,这两者之间的不一致一直都是人工智慧领域待解决的问题。
对这个问题,来自Intel的Eisenhardt已经在着手解决。他开发了一种基于音讯的可穿戴装置,置入了更多更加具体的语境。在国际电子消费展上,Intel首次披露了Radar——结合了智慧眼镜盒耳机的装置,可以回答跑步者和自行车骑行者的提问,比如“我跑了多少?”或者“心率是多少?”因为系统知道使用者的极限,所以它可以理解使用者的提问意图。
另外一个问题是我们到底在跟哪个入耳式个人助理说话?一直是同一个“人”呢还是每个公司开发他们自己的“人”呢?目前,第三方已经开始担心让亚马逊的Alexa控制他们的应用和产品。随着未来改革趋势,这些公司很可能会开发自己的语音助理。
不过Botanic的Mark Meadows倒是在这个问题上有了不小突破。他把他的解决方案命名为“avatars”,根据使用者谈话物件的不同可以选择不同的聊天机器人来应答。
耳朵里的革命:入耳式人工智慧即将来袭
来自基础设施建设的难题
在iPhone使用者看来,Siri跟软体服务没什幺两样。有这种错觉是因为人们看不到Siri背后的成本——她的资料中心藏在北卡罗来纳,是苹果在开发Siri人工智慧之前耗资10亿美元建成的世界首个资料中心。即便如此,目前的伺服器仍不能支援AI的未来。一句话,想要提高Siri的智商,暂时很难。
密歇根大学副教授Jason Mars说,“如果世界上所有人都不停地在用Siri或者Cortana的话,资料中心马上会崩溃。我们目前的计算机基础设施建设还做不到这一点。”
想想就现在的Siri仍时常会运行中断。然而越是智慧的AI,它需要做的处理计算也就越庞大,并且解决这个问题还不是搞个更大一点的伺服器那幺简单。我们需要更高数量级的处理能力。所以你可以想象技术人员所面临的困难是多幺巨大。
所以就目前而言,我们还不知道能否提供足够的计算能力来使得AI个人助理无处不在。如果我们的基础建设只能满足一小部分人使用人工智慧助理,那幺谁有资格率先使用这项技术?这些被选中的人会比其他人聪明多少? 一切尽在想象中。
入耳式硬体设计
当然,伺服器群组是硬体问题之一。不过不要以为耳塞式耳机在市面上有售它就已经趋于成熟。硅谷设计公司NewDealDesign创始人Gadi Amit认为目前的耳塞式耳机硬体远不如索尼与其他创业公司所描绘地那幺好。
首先一点,耳塞式耳机的舒适感是个公认的问题。有的人能适应,有的人连一秒钟都忍受不了耳塞式耳机。当设计人员把耳机线移除后,耳塞式耳机只能依靠自身重量在你的耳朵里保持稳定,除了你的耳道之外再无其他支撑物固定耳机位置。这个问题没有解决方案,除非你把耳机取出或者採取其他辅助措施。
耳朵里的革命:入耳式人工智慧即将来袭
Amit迅速提及的另一个问题是耳机音质。音讯消费市场已经有不少消费者在追求高音质耳机。Amit说参考过去10年里的缓慢发展速度,微声技术在最近几年里很难有进步。同样的,麦克风和声音识别系统也存在较大侷限性。
但是Amit认为未来入耳计算机或者语音控制系统将成为一个元件。正如Meadows所说,这些技术将与其他的技术组合在一起变得更加精确,更加了解人类情感,作为技术整体能够更好地理解我们的话语和感情。
缺少社交直觉
然而所有这些资料中心、人体工程学甚至潜在的公司滥用隐私威胁都不是最大的问题,入耳式个人助理即将面对的最大挑战来自各方面细细小小的社会顾虑:耳朵的里人工智慧真的可以处理好这些社交问题吗?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设计实验室主任Don Norman说道,“AI个人助理最大的挑战是社交礼节、把握準确时机,知道什幺时候应该或者不应该推送讯息。我也有点担心安全问题。人们在走路的时候阅读手机会不小心撞到东西上,但不管怎样你能控制手机,在不应该看的时候把手机收起来。但如果是AI助理在不停地向你传送讯息而你又无法阻止它让你分心时,情况就会变得十分危险。”
但是对于那些相信AI技术会让人与人彻底分离的末日论者来说,再多的努力也没什幺用,我们已经每天除了看手机还是看手机。如果这还不算打败人类,那幺区区一项新技术也不太可能一下子就可以让社会屈服。
出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