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正史多写神话,外史更能一窥真相

书名:被埋葬的中国共产党史:国民党不提起的那些事,如何改变了中(华民)国的命运?

译者:潘承瑶

出版社:大是文化

出版日期:2013年08月01日

官方正史多写神话,外史更能一窥真相

「政府为团结抗日,允其(中共)所请,将陕北之残共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旋改称第十八集团军),潜伏江南之残共,编为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共军改编后,初计三万人,表面服从政府,暗中扩张势力。羽毛既丰,故态复萌,窃据地盘,袭击国军。民国二十九年十月,军事委员会命令新四军调往江北,不惟不理,反而袭击国军……」

这是旧版国立编译馆所编的《高级中学历史教科书》第三册中的描述。

「中日战争以一九三七年七月的『卢沟桥事变』为开端全面爆发,日本军以势如破竹的态势进攻;相对的,国民政府军的最高司令官蒋介石却只把共产党军送往前线,把国民党军部署在后方、努力保存势力。儘管如此,惧于日本军猛烈攻势的国民党军却丧失士气,不断出现战前逃脱者,因此,日本军十分轻鬆地掌握了广大的区域。」

这是本书第一八五页的描述。

内容看起来是完全相反的两段文字,而海峡两岸的华人,各自被迫相信其中之一。大家心中多半知道这些记载并非真相──至少不是全部的真相,现代中国关于国共之间的历史,犹如迷濛浓雾中的景象,只有一些模糊的轮廓,似乎谁也说不清楚。

其实,不止中国国民党不谈这些事,其中的许多部分,中国共产党也不谈。

严格说来,本书不是一本书写严谨的历史着作,也并未解决很多问题,但是它很好看。好看的地方在于:在充满了迷雾的历史氛围下,海峡两岸的着作都充满了意识形态,即使没有刻意扭曲,却也不至于诚实书写,因此,每当有什幺「揭祕」、「真相」、「祕辛」,或者是大人物的书信、日记、传记出版时,往往大受欢迎,而且,更令人觉得讽刺的地方在于,人们通常认为这些出版品的内容,比官方正史更可信。

本书便具有这样的特质。

谭平山和谭天度在台湾的知名度极低,只有极少数研究现代史的学者,曾经在某些讨论中国共产党或国共冲突的着作中,看过这两个名字,不过恐怕没有人会认为他们有什幺特殊的历史地位。这当然是受到传统历史着作观念的影响所致,人们通常会相信,一个先知式的英雄,才是历史发展的关键,他们的睿智与决心带领人们走出灾难、迎向光明——英明的蒋总统与伟大的毛主席,就曾在海峡两岸长期扮演这个角色。当然,在伟大先知的领导下,会有一群忠诚的追随者,于是就形成了大家熟悉的「历史神话体系」,而这种神话,正是我们的正统历史教科书中的基本架构,不止在中国如此,在其他国家或文化中,同样如此。

揭露历史真相的,往往是小事件

然而,真正推动历史发展的,是无数的小人物及小事件,而这些「揭祕」、「真相」、「祕辛」之类的着作,所揭露的也正是这些小事件。当然其中有些想要推翻旧权威而另建新权威,例如近年来在中国出现关于周恩来、刘少奇等人的重新评价,甚至直接动摇了伟大毛主席的历史地位。但藉着这些小小的事件,历史的轮廓渐渐地变得清晰,我们也比以往更可能看到一些历史的真相。

谭平山和谭天度所代表的,是中国现代史上一个壮阔无比的救国运动,面对长期积弱的中国,面对清末以来从来未曾减削的苦难与耻辱,在各地都有这种知识青年奋起救国图存,他们组织社团、发动宣传、训练演讲员、介绍新思潮、联络有共同理想的同志共同努力。他们彼此的理念未必相同,手段亦各异其趣,但目标则是一致的。

当然,谭平山与谭天度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无疑被刻意地强调,不过,本书的写作目的正是在补充(或是纠正)原本历史写作对他们的不公。连带的,由于周恩来对谭平山的一贯肯定态度,对照毛泽东的冷漠(作者甚至暗示毛可能曾做出对不起谭天度的行为),书中始终对周保持高度的肯定与推崇,对毛则负面得多。而书中谈到谭天度那段离奇的婚姻及结果时,那种淡淡的无奈与哀伤,可能是本书最具诗意的一段文字。

撇开国民党与共产党宿命般的对立性观点,我不禁想到民国六十四年念高中的时候,衡阳路骑楼下那个私下贩卖禁书的老头。那是一个炽热的午后,读夜间部的我习惯性地在上学途中绕经那个摊子,看看有没有「好看的」书。

老头那天一如既往的对我眨眨眼,四下看了看,确保没有危险后,从一叠杂誌底下拿出一本书——是香港出版的吧,我记得。绿色的封面,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当时心中的疑惑与震撼。书名是《周佛海日记》,封面上印着一行大字:「其实,他们也想救中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