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各行各业百百种,但你有知道有一种职业叫「植物猎人」吗?这个号称全台湾最危险的工作,专门负责在森林里採集濒临绝种的植物,并带回保种中心培育,「植物猎人」必须穿梭在险峻、不可预测的恶劣环境中,独自面对大自然潜在的危险。今天小编就要来向大家介绍这位连植物学家都甘拜下风的「植物猎人」洪信介!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今年45岁的洪信介是南投人,在位于屏东县高树乡的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工作已经10年,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热带植物保种中心,收藏超过3万多种植物,而台湾目前有纪录的植物不过才5000多种。无论是兰花、苔藓还是秋海棠,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的收藏都是全世界最丰富的。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洪信介所属的「植物猎人」团队,由清华大学的李家维教授率领,所有人不是硕士就是博士,唯独洪信介只有国中学历,年轻时的他因为太热爱植物,还曾偷盗植物卖钱。儘管如此,保种中心的同事们却对洪信介非常尊敬,甚至称呼他为「介神」!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保种中心执行长李家维教授就说,「看到阿介爬上当地原住民都不敢爬的大树,摘下马尾杉、缠绕在身上的时候,就像看到了几百年前西方到热带丛林探险的植物猎人。」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洪信介能拥有「介神」的称号,绝对不是浪得虚名,他进入保种中心的第一年,就採集1500种濒危植物,并製作出15000份标本,成为台湾採集海外标本最多的人。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而他也做到许多植物学家都做不到的事,为了採集植物,一年中有100天都独自在森林中度过,能轻鬆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除了在悬崖峭壁上搏命之外,洪信介在房间床头和厕所都放满植物图鉴,一本本背下来,就是希望自己能更了解这些植物的名字及它们的生存环境。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现在的他只要用眼睛一扫,就能辨别出各种植物的种类和状态,除了要採集濒危植物并将它们带回保种中心保育、製作标本外,洪信介还必须植物的器官用零下196度的液态氮急速冷冻,保留住植物的基因,以便未来如果有生态系被摧毁,这些植物就可以扮演关键性的角色,帮助人类重建。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谈起自己对植物的热爱,洪信介表示自己在17岁时遇到一位兰花商人,并成功卖出了几株报穗兰,第一次赚的钱就能让他在当时买到一辆新机车,让他从此结下和植物之间的缘分,后来他还开始偷採植物卖钱,为了採集野生兰花,不惜走访深山和悬崖峭壁。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然而,从靠採植物赚钱的他如今却认为,「大部分的人对植物是看利用价值,比方说有观赏性、有用途的,而我只想知道它是什幺东西、什幺时候可以开花结果,因为没办法控制找植物的慾望,所以就一直採集,不去想赚钱的事情了。」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2009年,洪信介在台湾东部的小兰屿找到一种稀有兰花,叫做「桃红蝴蝶兰」,当时有商人看到他的兰花,直接出价5万台币,但洪信介说什幺就是不肯卖,后来他将这株桃红蝴蝶兰捐给保种中心,因为他相信只有保种中心有能力可以繁殖这种稀有品种。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年轻时一直没有稳定工作的洪信介,靠着对植物的热情和认识,让李家维教授决定邀请他加入保种中心,「阿介对台湾的原野很熟悉他清楚知道哪些物种长在什幺地方,他最适合负责找濒临灭绝、很少人见到的物种,来做第一线的抢救工作。」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洪信介自豪表示,「我站在树上根本是和平地一样,我能一边走路,一边扫描,像扫描机一样,开花的、结果的、长孢子的,我一目了然,不会採到重複的植物。」但从事植物猎人这个台湾最危险的工作,他也曾经遇到几次突发事件。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某次到兰屿工作时,洪信介意外被毒蛇咬伤,当时他一个人处理伤口,靠自己的力量离开森林、到附近医院就医;在没有指示牌的深山中,洪信介曾经因为找不到路而痛哭,但几次之后他也就习以为常了。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说到最惊险的一次经历,当时洪信介到兰屿採集一颗雅美万代兰,花了2小时来回悬崖峭壁,当地地形足足有90度这幺陡峭,「最难的是怎幺下来,我在最高点那里看了很久,抽了五六根香菸有吧,才鼓足勇气。」为了採集全球仅剩2、30颗的雅美万代兰,洪信介也只好全力以赴。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不惜赌上性命也想完成任务,最后洪信介也说出自己最真实的心声,「在社会中,我是很穷困潦倒的,可是到了森林里面,这些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就好像是我的收藏一样,我会把它幻想成是我的东西,想像一棵三千年的树是我的,所以我非常富有。」

全台最危险工作!「植物猎人」只有国中毕业 爬遍悬崖搏命「短短

对洪信介而言,森林带给他一种梦幻又富有的感觉,他曾说过自己这辈子不想结婚,「结婚是要负责的,我太爱採集植物了,我绝对是那种会躺在森林里的人。」凭藉这股热情和冲劲,洪信介就算老了也想成为植物画家,只能说他被称为「介神」真的不为过啊!

来源:一条

相关推荐